欢迎您!
主页 > 企业新闻 > 正文
芋螺毒素专家罗素兰:把研究成果刻上海南印记(图)
日期:2021-11-23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开栏的话】肩负神圣使命,带着海南人民的美好愿望和期盼,我省党的十八大代表,将赴京出席党的这一盛会。这些代表具有先进性和广泛代表性,他们很多来自基层一线,是拥有较高威望的工人、农民、专业技术人员等先进模范党员。

  从今天起,本报推出“十八大代表风采录”专栏,报道党员代表的先进事迹,以在广大党员和群众中兴起一股学先进、赶先进之风。敬请关注。

  在海南大学旅游学院广场对面有一座3层小楼,“芋螺毒素专家”、党的十八大代表罗素兰的办公室和她所领导的热带生物资源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就位于这座楼的顶层。

  在这里,罗素兰和她的团队创造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让海南大学跻身于海洋药物研究的国际前沿行列。然而这些辉煌成就的背后,却是罗素兰10多年来超越常人的奉献和坚守。

  1999年,博士毕业的罗素兰选择了来到海南大学,开创自己的事业。而同时向她伸出橄榄枝的,还有浙江大学等多所国内知名高等学府。“和他们相比,海南大学的条件或许是比较差的,但是海南的资源却是那些大学不可替代的。”罗素兰这样解释选择海南大学的初衷。10多年来,罗素兰遇到过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但是用她的话来说:“选择海南,我无怨无悔。”

  罗素兰主攻的芋螺毒素,是一种热带海域所特有的资源,这也是她选择来海南的重要原因。刚来海南,她的实验室是位于地下二楼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小屋,由于设备短缺,她把自己家的空调和电饭锅拿到了实验室,用于降温和消毒。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她不仅自己坚持科研,还鼓励和带动身边的同事投身其中。“一所成功的大学,没有科研是难以想象的。”罗素兰说,海南大学的领导给了自己很多的帮助和鼓励,让她下定决心,要为海大在国内外的科研学术地位作出自己的贡献。

  直至今日,罗素兰还不时接到国外一些知名大学的邀请,许以高薪和优厚的待遇,都被她婉言谢绝。罗素兰说,如果是到国外研究,不管多大的成就,它只能属于外国,而不是属于中国、属于海南。她说,长期以来,海南各界给予了她众多的荣誉,让她深受感动。而这次被选为党的十八大代表,更让她在激动兴奋之余,感受到了沉甸甸的重担,振兴海南的科研之路,任重而道远。

  作为罗素兰曾经的学生、现在的同事和助手,朱晓鹏对罗素兰的工作习惯再熟悉不过了:“每天早上到办公室,她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看文献、写论文, (下转A3版)

  (上接A1版)然后把国际上海洋药物研制最新的成果传授给同事和学生,实践在自己的实验中。晚上通常都要工作到11点左右才休息。”

  罗素兰告诉记者,在她的日常生活中,除了每天早上的跑步和晚饭后短暂的散步,其余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10多年来,她没看过电影电视、没有听过一场音乐会,更没有陪家人一起出去旅游过,每年只有农历大年初一休息一天,几乎所有的节假日,她都是在实验室度过。

  罗素兰先后在英国牛津大学、美国犹他大学和澳大利亚的昆士兰大学做过访问学者,说来令人难以置信,不仅这些国家有名的景点她没有去过,甚至连当地的大街都没有逛过,每天就是宿舍和实验室两头跑。

  这种苦行僧般的生活会让人觉得罗素兰是个古板、没有生活情趣的人,然而恰恰相反,罗素兰的性格开朗乐观,也很会玩。可是自从确立了自己的研究方向后,罗素兰感觉到了压力和责任。她说,欧美国家和日本早在1980年代就开始进行海洋药物研究,并取得了先进的成果。作为后来者,她必须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去学习这些知识,跟上国际先进的脚步。

  罗素兰说,自己的科研工作每取得一个突破,对她来说都是莫大的幸福和享受,所以她沉浸在学术研究中,丝毫不觉苦和累。

  作为一名专家,罗素兰在自己的科研领域已经取得了足以让国内外同行艳羡的成就,然而这并不是她所追求的终极目标,在她的设想中,最大的心愿就是打造一支高水平的团队,让海南大学成为海洋药物科研的国际领先机构。

  罗素兰目前的团队约有20人,除了部分教师之外,大部分是她所带的博士生和硕士研究生,分别来自海洋学院、农学院等不同的院系。海洋学院11级硕士研究生吴潇洒当时就是冲着罗素兰的名气,才决定报考海南大学的研究生。结果全班19个人,竟然有8个都是想投身在罗素兰的门下。

  罗素兰告诉记者,因为底子薄弱,缺乏成熟的科研人才,所以她只能边实验边培养,因此所付出的辛劳和代价也格外多。农学院11级研究生于津鹏也是罗素兰团队中的一员,他记得自己刚独立做实验时,罗老师从大到仪器设备的使用保护,小到实验的细节技巧都仔细做了交待,让他受益匪浅。

  除了在学术上严格要求,罗素兰对团队成员的生活也非常关心。有一名博士生,因为年纪相对较大,家境贫困,经济上常常捉襟见肘,罗素兰得知情况后,经常给予他一些资助,让他能全心投入到实验中。因为成绩突出,罗素兰被评为海南首个“长江学者和创新团队发展计划”创新团队带头人。

  罗素兰说,未来用芋螺毒素制成的药品,可能会像抗生素一样,成为一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药品。而她也希望自己的研究成果,在未来的两三年内,即可进入临床的实验中。“如果将来我的研究成果能够造福人类,我只希望在上面深深地刻上海南的印记。”罗素兰深情地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