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主页 > 产品简介 > 正文
中国人的精神谱系丨星火点亮东方红
日期:2021-11-24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无论是革命战争年代还是改革开放新时期,老区人民为党和国家作出了巨大贡献。老区人民对党无限忠诚、无比热爱。老区精神积淀着红色基因。在今天奔小康的路上,老区人民同样展现出了强烈的奉献奋斗精神。

  1927年10月,红色的星火落在井冈山旷野。引兵抵达井冈山茨坪,建立起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

  从1927到1949,20多年的崎岖征程,伴着人艰苦跋涉的足迹,红色火光照亮了瑞金、延安,映红了太行、沂蒙,沿着西柏坡的“赶考”路漫出了山村田野,在的城楼之上,拉开新中国旭日东升的序幕。

  自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一路走来,一个个革命根据地和游击区在中国大地上铺展蔓延。南征北战的岁月里,人一路播撒,让红色的种子在华夏大地扎根生长,开枝散叶,开花结果。

  如果以今天的行政区划看,这些地方分布在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它们因信仰而生,以鲜血铸就。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革命老区。

  在烽火连天、红旗漫卷的历史长路,因为有了老区,才让中国革命的星星之火得以燎原;因为有了老区,才让人民军队在老百姓的深情滋养中成长壮大;因为有了老区,才让新中国一洗民族百年之憾,向世界发出响亮的初啼。

  井冈山、遵义、照金、大别山、吕梁、延安……每个沉甸甸的地名,不仅铭刻着无数动人的故事,更耸立起一座座精神高峰,始终鼓舞激励着今天的人们继续前行。

  江西,瑞金,叶坪。在这片被称作“红色故都”“共和国摇篮”的土地上,坐落着曾经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旧址外墙,镰刀与铁锤的图案交错,将工人与农民的标志刻画在最醒目的地方。

  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此召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宣告成立。中国人从这里开始了共和国建设的伟大预演。

  青松苍翠,古樟葱茏,见证了中国人的初心与梦想。打土豪、分 田地,穷苦的工农翻身做了主人,革命老区的红色火种在各地迅猛蔓延开来。

  自叶坪向西,沙洲坝那座盛满了老区军民深情的“红井”,今日依旧清澈甘甜。纪念碑上那句“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的话语,早已流传大江南北。

  1933年前,沙洲坝曾是水贵如油、十年九旱的穷山村。那年春天,来到了沙洲坝。不忍看到群众吃着又脏又臭的塘水,他带领红军战士、机关人员挖井取水。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努力,小山村多了一口“红井”,村民们终于喝上了干净的井水。

  “红井水哟,甜又清哎,手捧里格清泉想亲人。喝上呀一口哟红井水,一股暖流涌上心……”

  不仅仅是沙洲坝,赣南的连绵深山里,许多曾为缺水所苦的村落,都有红军为老百姓挖下的水井。老百姓在井边认识了红军,也记住了中国。

  长征路上,3名女红军借宿于湖南汝城县沙洲村的徐解秀老人家中。看到老人家徒四壁,连一床被子都没有,临走时,她们将自己仅有的被子剪下一半,留给了老人。

  抗战时期,除夕之日,日伪军对沂蒙地区的朱村报复性扫荡,24名八路军战士为保护村民英勇牺牲。战斗结束后,存活的战士却不愿给村民添麻烦,婉拒了村民送来的年夜饭。

  什么是?就是“与群众有盐同咸,无盐同淡”的人;就是自己有一条被子,也要剪下半条给老百姓的人;就是为了人民不惜生命,却不愿给人民添一丝麻烦的人。

  习主席深刻指出:“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一心为民的中国,赢得了老区人民最广泛、最有力的支持。

  于都河水波悠悠,一如87年前。几叶小舟整齐列成一排,托起一段木制的浮桥,静静停泊于此。一旁的立石上镌刻着四个遒劲的红色大字:“长征渡口”。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实行战略转移,在这里悄然集结。8.6万人的大军星夜渡河,踏上长征之路。30万于都人民共同保守着这个天大的秘密。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敌人却没有半点察觉。

  习主席到于都考察时,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一幅“草鞋地图”前驻足凝望—

  那是用80双草鞋拼成的中国地图。8万多红军战士在于都河畔集结出发,为了不让红军打赤脚,苏区百姓家家户户日夜赶工,打了20万双草鞋。

  瑞金沙洲坝的农民杨荣显,先后将8个儿子送去参军上前线个儿子全部壮烈牺牲。兴国县鼎龙乡的刘椿儒、刘树儒兄弟,跟着长征队伍出发前买了一副寿材放在家中,对母亲说:“我们走了之后,你若病重觉得快不行了,就自己爬进棺材里,我们不能尽孝了。”后来,兄弟二人都倒在长征途中。

  据统计,当年24万人口的瑞金,共有11.3万人参军参战。长征前,瑞金人民一共认购革命战争公债和经济建设公债78万元,支援粮食25万担,连同存在苏维埃国家银行瑞金支行的2600万银圆,全部献给了中国革命。于都1.7万余人随红军出发长征,活着看到全中国解放那一天的,仅有277人。

  正如那首流传在平山革命老区的《支前民谣》所唱—“最后的一碗饭,送去做军粮;最后的一尺布,送去做军装;最后的老棉被,盖在担架上;最后的亲骨肉,含泪送战场……”

  “是为贫苦老百姓打天下的,我们情愿勒紧裤腰带,哪怕不吃不喝,也得让子弟兵打胜仗。”沂蒙老区91岁高龄的“老支前”王克昌老人感叹。

  漫长而崎岖的革命道路,星星之火沿着人的行迹撒向神州大地。各个革命老区流淌着相同的红色血脉,无论身在哪片地域,老区的人民都以同样的深情滋养着人民军队,哺育着中国革命。

  革命初期,湖北红安曾掀起了一人参军、带动全家的风潮,队伍中6成以上人员都有亲戚关系。徐海东将军一家67人参加革命,牺牲了66人。

  抗战期间,沂蒙老区15.5万余名妇女先后以不同方式掩护了9.4万余名革命军人和抗日志士,4.2万余名妇女救助了八路军伤病员1.9万余人。

  淮海战役里,周边老区出动民工543万人、大小车辆80多万辆支援前线。这些车首尾相接,按两路纵队,能从南京一直排到北京。

  曾为“沂蒙六姐妹”命名的陈毅元帅,后来回首沂蒙的烽火岁月时感慨:“我就是躺在棺材里也忘不了沂蒙山人。他们用小米供养了革命,用小车把革命推过了长江!”

  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没有一种根基,比扎根人民更坚实;没有哪一种力量,比军民团结更伟大。

  人民是谁?人民是把8个儿子送去当红军,却永远也等不到他们回来的杨荣显;人民是为红军长征日夜赶制20万双草鞋的苏区百姓;人民是“铜锣一响,四十八万”,全民投身革命的红安群众;人民是深情哺育革命后代、将自己的孩子排在后面的沂蒙红嫂。

  一切依靠人民。老区人民用亲身行动讲述了一个道理:谁把人民放在心上,人民就会把谁举过头顶。

  《跟着走》——遥远的红色岁月中,老区人民用歌声宣告着对的拥护与信赖。

  土窑洞、旧布衣、木板床、粗茶饭……从江西井冈山到陕北延安,从山西武乡到河北西柏坡。当年一座座朴素的山间村落里,的领导人们和老区人民比邻而居,在一间间狭小破旧的屋院中指挥着千军万马,规划着中国革命的方向。

  山西王家峪,树影斑驳,投在窑洞的窗棂。八路军总司令部的将领们曾在此度过许多个不眠之夜,在斗室中指挥着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的战斗。

  陕北杨家沟,枣树又被秋风吹红。在这里生活了120天,写下40余篇文献及80余封电文稿,指挥了西北战场以及全国战场的解放斗争。

  河北西柏坡,楸树浸染金黄。中共中央机关驻守此地10个月,五大书记在磨盘上排布百万雄兵,取得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胜利。

  座座革命老区,写满了人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奋斗足迹。在老区人民毫无保留的支持下,中国就这样沿着一座座不起眼的深山小村,走向城市,走向全中国,走向革命的最终胜利。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时光倏忽而逝,神州大地风云巨变,再度回望老区、回顾来路时,一首《天下乡亲》写尽了今日人的心声:

  “风也牵挂你,雨也惦记你。住过的小山村,我是否对得起你?你那百年老屋,有没有挂新泥?你吃的粗茶饭,是否碾成细米……”

  2015年,习主席在延安主持召开陕甘宁革命老区脱贫致富座谈会时曾感慨:“我们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没有老区的全面小康,特别是没有老区贫困人口脱贫致富,那是不完整的。”在全国脱贫攻坚的战斗中,人始终把老区的振兴发展放在心上,落实在行动里。

  2019年,沂蒙老区与井冈山老区接入全国高铁网,迈进高铁时代。2020年4月,江西省25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江西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得到了基本解决。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国老区建设发展取得辉煌成就,全国百强县中,位于革命老区的县占比始终保持在75%以上。

  老区不老,发展势头正好。正如方志敏烈士在《可爱的中国》中预言的那样,“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

  俯瞰雄鸡昂首的中国版图,一个个革命旧址像是脚印,告诉我们今天的中国从何而来,让我们读懂一个百年大党是如何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缔造东方奇迹。

  “革命老区是党和人民军队的根,我们永远不能忘记自己是从哪里走来的,永远都要从革命的历史中汲取智慧和力量。”

  青山环绕的陵园,树木整齐排列,每一棵都如一位笔直挺立的卫士,守候在一块大理石墓碑旁。步入其中时,能看到斜坡上镶嵌着几个红色的大字—“中华烈士第一县”。

  江西兴国县散葬烈士墓园,许多从老区走向革命之路、却没能平安归来的英灵安葬在这里。

  1929年,兴国县茶园乡教富村,18岁的池煜华望着新婚3天的丈夫李才莲的背影,目送他离家参加革命。

  1933年,池煜华前往宁都探望丈夫。分别时,李才莲送给妻子一面小镜子,叮嘱她:“你在家里安心生产。至多10年、20年,中国的革命一定会成功!我一定会回家来陪伴你!”

  1934年,红军主力踏上漫漫长征路,李才莲奉命留在中央苏区坚持斗争,池煜华也失去了丈夫的音讯。

  20年过去,池煜华把李才莲的5个弟妹一一抚育成人,为李才莲的祖母和父母养老送终。全国解放后,她依旧在寻找李才莲,甚至写信给苏区时熟悉的毛主席、蔡畅询问丈夫的下落。然而事与愿违,池煜华始终没有得到丈夫的确切消息。

  四季轮转,花开花落,门前的樟树多了70道年轮,池煜华一直守在老屋中,握着李才莲送给她的那面镜子,等他回家。在悠长时空的彼端,池煜华等了一辈子的李才莲,于1935年,在瑞金铜钵山的一次突围战斗中壮烈牺牲。

  直到临终前3年,池煜华才获悉丈夫的死讯。她强撑着衰老的身体来到烈士纪念馆的英名碑前,在23179个姓名中颤巍巍地摸索,找寻丈夫的名字。

  一家8口献身革命的邱会培;“送夫当红军”,自己也在斗争中牺牲的李美群;为掩护红军伤病员跳下山崖的江善忠;还有许许多多只留下名字、没留下事迹的普通战士……

  苏区时期,兴国全县共23万人口,有9.3万余人参军参战,5万多人为革命捐躯。23179,仅仅是兴国县所有留下姓名的烈士数量。

  每一个革命老区都是如此: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立2年零4个月,红军牺牲4.8万余人,平均每天倒下56人;福建宁化县6600余人参加长征,仅有58人活着抵达陕北;10多万安徽金寨儿女投身革命,被追认在册的革命烈士11093人。

  从反“围剿”到长征,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漫漫革命之路浸透了老区子弟的鲜血。井冈山革命烈士陵园,金寨县革命烈士纪念塔,华东革命烈士陵园……许许多多碑刻铭文,将烈士的姓名写在青山脚下,记在天地之间。

  清风拂动松柏,日晖抚过碑刻,勾勒出一个个尘封在历史岁月里的姓名。明媚的阳光下,一群系着红领巾的小学生排着队走进墓园祭拜。

  红色的数字“23179”鲜艳而醒目,孩子们看着石碑上一个个陌生的名字,举手敬起少先队礼,目光流露着崇敬。

  英勇的生命与年轻的灵魂在此相遇,革命薪火于无声中传递。红色血脉在时光中流淌,明天的太阳会更加灿烂。